登入

淺談歌子 | 河洛歌子戲

淺談歌子

起源與發展

  戲劇是民族文化的代表在地球上之人類不分任何國家與民族皆擁有其自己的戲劇。歌子戲是唯一發源於台灣本土的傳統戲劇藝術也是最足以代表台灣這塊土地上族群的民族文化結晶。台灣之漢族移民從事開墾經歷三百餘年的漫長歲月。來自河洛語系的移民將盛行於祖籍的民歌小調說唱等民間表演藝術傳入台灣本地隨著環境和生活的演變漫長歲月之歷練融入新的本地民謠山歌和其他劇種的表演動作逐漸創造出一種具有地方代表性的劇種。早期表演時並沒有固定的戲台而是在熱鬧的街道空地或廟前廣場就地演出,此形式稱之爲「落地掃」;演出內容並非以劇情發展爲主,僅以詼諧逗趣博取觀眾歡笑爲主要目的這種自由性包容性通俗性的特色使它爲百姓所喜聞樂見 並廣爲流傳。

  農業社會階段的台灣百姓對歌子戲的喜愛促進了他的發展與盛行;各地的職業劇團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尤其是創造性的吸收了其他地方戲曲的精華;舞臺表演的唱腔、身段、音樂伴奏日漸豐富;服裝造型、佈景燈光也日趨華麗講究;歌子戲逐漸取代了其他地方劇種而成爲台灣文化的代表,深深地根植於台灣這塊土地和台灣人民的心中。 

逆境中成長

  台灣光復後萬象更新;台灣文化人士滿懷激情投入心血積極推動台灣歌子戲的戰後復甦,力圖再展台灣本土戲劇的英姿。但是政府當局卻推行對外來文化的關懷與扶植政策,使台灣本土歌子戲遭受排擠、打壓、險遭被剷除殺絕的命運。當局的愚昧與荒繆令熱愛本土文化的有志之士痛心疾首,集結 一切可能的資源與政府當局抗爭竭力保存台灣唯一的本土戲劇-歌子戲,“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隨著台灣本土意識的甦醒與抬頭,枯木逢春的台灣歌子戲在台灣文化人士的積極推動下,通過劇本改良,豐富歌子戲之文化內涵;運用新的舞台技術手段創造新的藝術意境;創辦演員培訓班等舉措使歌子戲迅速復甦再次蓬勃盛行於台灣本土。 

歌子戲之於台灣

  歌子戲蘊藏著台灣人民的智慧與心血隨著社會、年代的發展而不斷演變,歌子戲逐漸走入廣播電台、電視、電影,其精心的製作及精彩的演技讓它再領文化風潮之首。終於由“落地掃”成爲最具台灣地方文化代表的戲劇,登上大雅之堂、走進國家劇院並踏出國門爲國際間的文化交流貢獻良多,爲世界各地的文化人士瞭解與感受稱之爲台灣歌劇。 

Kaohsiung, Taiwan - February 8, 2014: A Chinese opera street performance takes place during the 2014 Kaohsiung Lantern Festival

河洛歌子戲

河洛歌子戲團置國家劇院首演《曲判記》,正式來提出「精緻歌子戲」的口號,會提出這款理念,主要是因為過去的戲曲(包含京戲、北管、梨園戲、歌子戲等)的演出,人物情節攏真簡單,臉譜規類化,而且內容封建、愚民化。 咱所主張的「精緻」,第一要有成功的劇本,所謂成功的劇本不但要現代化,而且著要新奇、動情、有文采,又要會反映人民群眾的心聲與願望,對人生社會有公平正確的評判。這內底的人物情節變化,雖然攏置意料之外,但也是勿會脫出情理之中。另外,舞台演出、聲色、技藝攏要講究,節奏也要和諧統一。長年以來,置資源分配無公平,政府也無規劃出良好的文化環境當予劇團自由發揮的情形下,河洛執著經營,長期攏是了錢更了工,幾次想欲收腳洗手,不過置濟濟愛護河洛的觀眾、朋友,一再鼓勵、支持之下,不敢辜負大家的期待,繼續堅持下去,也央望對歌子戲這項藝術有單薄的貢獻,但願是「艱苦流汗來播種,歡喜滿足來收成」。

註:置-在、這款-這樣的、攏-都、咱-我們、著-必須、內底-裡面、攏置-都在、勿會-不會、了錢更了工-賠錢又賠工、欲-想要、濟濟-眾多、央望-盼望、艱苦-辛苦

Kaohsiung, Taiwan -- February 8, 2014: A Chinese opera street performance takes place during the 2014 Kaohsiung Lantern Festival.

歌子戲-台灣人珍貴的文化資產

歌子戲-台灣人最親切最生動的歷史文獻

歌子戲-東方文化城堡裡一顆璀璨的珍珠 

歌子戲-台灣人奉獻給人類文化殿堂的藝術瑰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