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鳳冠夢》 | 河洛歌子戲

《鳳冠夢》

冠夢 劇情介紹

御使沈鍊之子沈少卿,與五品郎中李元順之女李月娥即有婚約;中秋夜少卿到訪李府,詎料朝中生變,嚴嵩當道,令拿沈父治罪,李元順唯恐連誅,與夫人、月娥謀得一計,迫沈少卿解除婚約,立據為憑以保身命,並向前來捉拿之差官張一同,重力賄賂,謀攀嚴嵩之孫聯姻,以加冠進爵;少卿忿然逃亡。

少卿逃亡至春江畔,官兵追至,幸逄李春娘搭救,教少卿更服易名,使幸免於難,遂為李老伯、春娘收容暫住;少卿感念李氏父女救命收容之恩,又與春娘日久生情,經李老伯一番媒妁後,二人訂定婚約;是時,少卿始將身分及家道厄運全盤托出,春娘亦表明本名「李月娥」。

為幾,嚴嵩入罪,沈父冤情大白,升任丞相;又少卿科舉高中狀元,蒙聖上允與漁女「李月娥」成婚,少卿遂率儀仗隊前往漁家娶親,消息逕傳李府,李元順擋道要求迎娶女兒未果,兩方爭執不下,面聖稟實後,責由三堂會審;由於李元順訛稱謂持解除婚約字據,又各審判官見解不同,判決亦有差異,最後經刑部鄒應龍大人,施計智取解除婚約字據後,始成全少卿與春娘「有情人終成眷屬」之圓滿婚姻;而一心冀望「戴鳳冠、穿霞帔」的李月娥,終以踉蹌跌地,哭喊「鳳冠霞帔」收場。

全劇細膩描述宦海浮沉,趨炎附勢的人性現實面,也闡述了唯有情義的婚姻才是令人甘苦與共,刻骨銘心的愛情。

《場次》

第一場 驚變  第五場 喜變

第二場 惜留  第六場 一訟

第三場 悔變  第七場 二調

第四場 惜情  第八場 三解

skmbt_c22017090611231
1

少卿-郭春美飾

溫文儒雅,風度翩翩的狀元郎,御史大人之貴公子。有情有義對真愛忠誠不渝,在遭遇家門大起大落的過程中,面對兩個「李月娥」截然不同的親事選擇,看盡人間百態,終與有情人結為眷屬。

2

元順-林久登飾

五品郎中,見風轉舵的勢利小人。為保烏紗帽將女兒作為禮貢之物;欲攀得相國親翁,不顧廉恥,上演出逼退婚、求訂婚、惱羞成怒大鬧公堂的丑劇。

3

春娘-石惠君飾 

善良、聰穎的漁家女。生活清貧的平民百姓卻具有美好的心靈。在沈少卿落難之時機制的救他逃過劫難,日久生情產生真愛,大膽的追求,樸實的表白,有情人終成眷屬。

4

月娥-黃明惠飾

李元順之女,有錢有勢的千金小姐。舉止輕浮鳳冠霞披的夢寐已求,先喜後悲。雖心儀沈少卿,卻因父母利慾薰心利誘,錯失了郎才女貌的姻緣。反現露被人恥笑的丑角心機。

5

老伯-呂雪鳳飾

敦厚、樸實的老漁翁。貧賤的社會地位,心靈情操樸實高尚,不恥虛榮勢利的李元順,救人之恩不求回報,代女兒提親遭不明婉拒,沈少卿真實身分大白卻讓愛女嫁得狀元郎

6

夫人-杜月琴飾

李元順之妻,虛榮勢利的官府夫人。為享盡榮華富貴耍盡小人的心機卻落得竹籃打水一場空,大鬧公堂更是弄巧成拙,醜態盡出。

諺解析 張順情整理

過河搭錯渡-下了錯誤的決定,致使結果不如預期,如同過河時搭錯船一般。

菜籃挑水雙頭空-菜籃有洞,用來挑水將會慢慢漏光。比喻一無所獲,兩頭皆空。

搶槽吃過界-此句話用家畜互搶食物的醜態來比喻人心的貪婪、欲求不滿。

目睭掛斗概-斗概,用以擦平斗具的木棒。看人家的東西就要,就像用斗概擦平斗具時,會擦向自己這邊;即貪心之意。

豬母牽去牛墟-牛墟,以往的農業社會中專門買賣牛隻的市集。把豬母牽到牛墟是很不對頭又很突兀的事,此句即「牛頭不對馬嘴」之意。

銅牙槽鐵嘴齒-形容個性固執、嘴硬之人,即「鐵齒」之意。

後團隊

製作群:製作人-劉鐘元 燈光設計-李俊餘 藝術總監-陳德利 燈光-聚光 導演-張健 音響-唐宋 副導演-林春發 服裝-鳳凰 戲劇指導-周晉忠 服裝管理-張惠玲 音樂設計-周以謙 化妝-張秀如 文場領奏-劉文亮 梳妝-黃暘驊、林久登 舞場領奏-林永志 劇務-白燕萍 舞台監督-陳玉惠 執行後製-白燕萍、陳玉惠 舞台設計-張一成 後志-謝孟真 舞台製作-景翔 攝影導播-林獻彰 攝影-劉振祥
演出人員:沈少卿-郭春美
飾 李春娘-石惠君飾 李月娥-黃暘驊飾 李元順-林久登飾 李老伯-呂雪鳳飾 李夫人-杜玉琴飾 吳乙九-張素卿飾 趙基-簡蕙如飾 鄒應龍-羅育忠飾 阿梅-白燕萍飾 張一同-林春發飾 李福-曾憲壽飾 阿菊-林佩儀飾 經歷司-賈雄秋飾 婢女-邵喬琳、李紫齡、吳淑玟、翁雅慧飾 家丁-賴宇誠、蔡之崴飾 軍士-黃俊銘、白明輝、朱世傑、程克仁飾 校尉-蕭樹義、陳禮明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