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欽差大臣》 | 河洛歌子戲

《欽差大臣》

差大臣 劇情介紹

乍聞欽差大臣微服出巡,一干台地謫官慌成一團。台灣知府左雲虎召范通判吳知縣等商粉飾之策,並著府前鋪密監京城來客。

會有棲身戲班之落第舉子邵子都,因戲班解散,偕徒清風來鋪借歇一宵,鋪司察其言行舉止酷肖知府所描繪者,不禁跪呼[巡按大人恕罪]。

邵百口莫辯,情急之下套扮八府巡按戲文,假戲真做,唬得聞訊趕來一探虛實之眾官員伏地求饒。 左擬以膝下二女之一妻邵,以爲登龍之階,邵與秋鳳兩情相悅,在依違兩難中定下婚約。遂設下陷阱,藉索禮金逼問 范等貪枉之罪,范羞憤之餘揭發邵乃假巡按,一時風雲變色,幸邵氣勢凌人,斬了范,嚇死吳,並施捨貧民,開倉賑災。 邵闖下大禍,秋默許其畏罪逃脫,繼想既已拜了天地,理應仰望終身,邵雖不忍,只好同行,再報眞巡按來時,邵等已逃之夭夭,左爲之氣絕。

 

《場次》

第一場   緊急警報
第二場   騎虎難下
第三場   任君挑選
第四場   雷霆萬鈞
第五場   掛劍封印

skmbt_c22017080214410
1

鳳-王金樱飾

左虎雲之女,年二十。爲左家千金小姐實遭後母冷眼相待,孤影自憐卻遇邵子都君子好逑,一見鐘情相見如夢,痴情相戀美夢險象環生。孰料貪財求官之父卻成全鴛鴦一對誤打誤撞比翼遠高飛。

2

子都-唐美雲飾

落第舉子,年二十四。 風度翩翩的白面書生,被誤以爲是欽差大臣,而鬧出令人捧腹的官場笑話。懷才不遇的落第舉子,巧遇佳人秋鳳譜出流蘇帳內鴛鴦曲,雙雙出走他方,"欽差"變優伶。 

3

司-小咪飾 

府前鋪負責官員迎送,傳遞文書之小官,瘸子,年五十。阿諛奉承的官府應聲蟲,無品官未常狐假虎威,虛張聲勢,極盡小人之勢欺民瞞官,喜鬧詼諧之中將官場醜態盡現舞台。 

4

氏-許亞芬飾

鋪司之妻,年四十六。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聽天由命,企盼發達的婦道人家,個性豁達,舉止隨興而不媚俗,心甘情願伴隨忍氣吞聲的鋪司,忽如一夜的發達夢,隨著騙局一層層被識破而化爲泡影。 

5

雲虎-陳昇琳飾

台灣知府,年四十七。 依仗天高皇帝遠而作威作福的貪官污吏。欺下瞞上的庸官昏臣,自視官場老手卻落下自設的陷阱,在邵子都假扮欽差的戲裡自供出貪污舞弊的罪失,自稱時來運轉升大官,哪曉得偷雞不成反蝕米,親女兒也與假欽差勞雁雙飛。

6

姨太-吳梅芳飾

左雲虎之姨太,年三十八。貪婪勢力的自私婦人,嬌柔作態的半老徐娘,走路搖肢扭臀,講話裝腔作勢,錯將假戲當人生,爲攀龍附鳳將生女硬推"欽差"懷抱不成,懊惱之餘反慶幸養女離去。 

評摘要

 河洛歌子戲首度跨(國)文化嘗試,喜劇的鏡子照出官場現形。打破喜劇被定格爲格調低俗,內容空洞的鬧劇框架,呈現出經典名劇的大格局。  

-邱坤良  

欽差大臣變歌仔,藝術手法確實展現了其他國家、其他劇種所沒有的特色,以生、旦行當來設定男女主角。劇情雖與原著相差十萬八千里,但原著的精神卻更加台灣化了,符合歌子戲複雜的習慣。  

-林鶴宜 

一齣「騙子被騙子騙了」的喜劇,真是老少咸宜,令觀眾看後拍案叫絶。 

-傅裕惠 

《欽差大臣》台灣版,完全本土化的歌子戲,喜鬧詼諧中暗藏諷刺,河洛本土化的一貫風格。 

歌子戲歷史上第一次「跨文化」演出,開拓歌子戲內容,新境的里程碑。演員的優秀演技,令人看到歌子戲有踏出新路的無限空間。 

-向陽  

諺解析 陳德利整理

蜈蚣走入蚼蟻宿,穩死的-有「蜈蚣趖入螻蟻宿」老俗語,加個「穩死的」就成爲歇後語,蚼蟻即螞蟻,有寫螻蟻者,宿此處讀(siu),巢之意。百足之蟲蜈蚣,威猛並有毒,倘若膽敢硬闖或誤入螞蟻雄丘的老巢,豈不「猛虎難敵猴群」,死定了?劇中邵子都浪跡至府前鋪,被誤認爲欽差光降,被鋪兵團團圍住「保護」,邵有理說不清,又脫逃不得,乃有此一嘆。

老戲跋落棚腳,加一步科頭-老戲即熟戲,兼具老腳色之意,棚腳即戲棚下,科頭是戲曲動作,就像一句日諺:「猴子也會從樹上掉下來」老演員演熟熟戲,一大意即出狀況的情形,屢見不鮮,翻落棚腳的慘狀我倒沒親眼目睹過。有也不打緊,經驗豐富反應敏捷的演員會即興而巧妙地說些或做些話語和動作,瞞過觀眾,甚至這即與的傑作, 博得意外的驚喜和掌聲,劇中清風以此激將邵子都假戲真做,以致師徒愈陷愈深。時下講求「危機處理」,此之謂乎。

頭過身就過-除非是中廣體型,不然穿過掩門縫,頭可過必側身可過,頭過身就過是有幾分道理的。凡事起頭難, 但好的開始成功一半。這是勉人勇敢向困難挑戰的一句好話。

老鼠走入牛角,穩篤篤-牛角長在牛頭,鼠輩何能鑽入牛角?即使鋸下散置,機敏如鼠者也不致自投羅網,所以只是形容,但不可能成爲可能,更顯得俗語之傳神與狠準。試想老鼠一頭鑽入錐狀牛角,豈不走投無路,束手就擒?凡事由混沌而明朗,形勢底定,不可能變卦,便可借用此語。三月十八投開票日,扁營計算未開票數已不可能動搖領先宋營局面,便有人高喊老鼠走入牛角,穩篤篤而放起鞭炮慶賀當選了。

別人桌頭頂挾肉飼大家-大家或應爲姑家,即夫之母,婆婆之意,但"姑家"爲何又讀ta,筆者不詳其由,或另有其字,待考。相對於姑家的是媳(新)婦,所以挾肉者媳婦。台諺:「緊紡無好紗,緊嫁無好大家」又「姑家有嘴,媳婦無嘴」,可見舊禮教支配的從前家庭裏,待嫁女兒期盼有個慈祥姑家之心與姑家之高高在上的權威,不容挑戰。媳婦別人桌頂挾肉飼大家,此之人際關係中常見借花獻佛,恐要多付予用心良苦或虛僞造作的戲虐涵意。劇中邵子都取范通判的元寶改賞鋪司,清風以此語慰其受之無妨,用意單純,並富人情味。

搬戲的欲煞,看戲的不煞-音樂會中,常見曲終人不散,ENCORE聲四起,台上人欲罷不能,只好再表演一二曲 以饗觀眾,「搬戲的欲煞,看戲的不煞」,正是此寫照。從前搬演戲曲,結構不若現在嚴謹,終場處理不完美明顯, 乃有此現象,現代劇場,講究開場,更講求收場,照常演畢……演得再好,不煞也得煞。劇中邵子都假欽差被揭穿,不繼續演就沒命了。

後團隊

製作群:製作人-劉鐘元 音響-林穎、楊汗如 藝術總監-陳德利 梳妝-川菱假髮公司 劇本原著-果戈里(俄國劇作家) 服裝-鳳凰服裝、張惠玲 劇本改編-陳道貴 化妝-張秀如 劇本修訂-陳德利 幻燈-許幸 導演-蔣建元 行政經理-柯銘峰 音樂設計-劉文亮 執行製作-蕭賀文 文場領奏-簡永福 企劃宣傳-許佳慧 武場領奏-王清松 排練助理-郭秋萍 舞臺監督-方美蒨 攝影-謝安、蕭賀文、Catherine Vandeweghe 舞臺設計-張鶴金 布景製作-太石舞臺 道具製作-十月工房 燈光設計-程健雄
演出人員:秋鳳-王金櫻飾 清風-吳安琪飾 邵子都-唐美雲飾 春蘭-張玉妃飾 鋪司-小咪飾 ㄚ環-朱慧甄、陳玉芳 飾 何氏-許亞芬飾 災民-張德星等四人飾 三姨太-吳梅芳飾 左雲虎-陳昇琳飾 范海舟-張文彬飾 吳清水-張素卿飾 荷花-黃明惠飾 明月-洪照美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