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天鵝宴》 | 河洛歌子戲

《天鵝宴》

鵝宴 劇情介紹

唐貞觀末年,洛陽蟲害成災,都督危得安兼程回京,原是要報災,卻看到報瑞者獲賞,報憂者遭貶,沉醉深宮太平的唐太宗恰又將「田蛾雲集」誤聽爲「天鵝雲集」,致使危都督順水推舟,謊報了「斗米四文」的治績。梁國公房玄齡明知實情,一時不敢直諫,遂請皇上親巡洛陽;不料,引出楊淑妃想吃天鵝肉,太宗便下詔擺設天鵝宴,並欲宴請各國使節以成千古佳話。


待太宗親臨洛陽,不見鴻爪鵠影,但見荒年災景,百姓叫苦連天。盛怒之餘,下令傳諭臣民,從此要修學好古,勿再弄虛作假。欲罷天鵝宴之際,應邀赴宴的國賓紛紛來到;爲了大唐國威,天鵝宴只好照常舉行。

危都督奉命戴罪立功,他隨後將這搜尋天鵝的皇命推給了縣令郿道九。郿縣令獲丐幫之助,捕得野鵝百隻。但他素來勤政愛民,實事求是,即使已陷入上煎下逼的困境,亦寧可掛冠回鄉賣豆腐,也不願以假冒眞,欺君罔上,乃至於誤摑了巧扮相家前來勸獻的李世民,險些惹來滅族之禍。幸得房玄齡爲國留才,兼以使節們盛讚天鵝佳宴,郿遂因辦宴有功,連昇三級。 

skmbt_c22017072514350
1

太宗-唐美雲飾

好大喜功,大唐盛世的開創者。因將洛陽蟲災「田蛾雲集」錯開爲「天鵝雲集」,決定擺設天鵝宴,並且廣邀各國使臣以宣國威,本欲成就千古佳話,誰知險成千古笑話,幸能採納諫言,終成就天鵝宴,成就聖君之名。 

2

道九-小咪飾

修學好古,實事求是的洛陽縣令。性情過於優柔,且不知權變,幾近迂腐,因此官運不亨、內埋外怨。天鵝宴一事。堅持不阿諛曲奉以野雁代天鵝,險招滅門,終因設宴有功、且忠君愛民,反昇都督,以喜劇收場。 

3

玄齡-陳昇琳飾 

身居宰輔、位列三公的梁國公。自言是「無私有畏」的良臣,無私於盡心輔佐聖治,有畏於不敢衝犯龍顏,而以曲諫代替直言,故於天鵝宴一事即用計邀請太宗駕臨洛陽、親睹災情,達到勸諫的目的。 

4

淑妃-王金樱飾

 聰明巧智、深受太宗寵愛的嬪妃。因喜見天鵝掠空而過,再聞洛陽天鵝雲集,欲食天鵝肉,而引起「天鵝宴」風波,後以巧智,一語「天上飛的即爲天鵝」,指雁爲鵝,化解太宗擺不出天鵝宴之困。 

5

得安-尤崑飾

見風轉舵、投機行事的洛陽都督。本欲奏報災情,因不敢觸犯太宗雅興,反而瞞災獻瑞,竟得御賜「百官楷模」之匾後,經天鵝宴風波,遭撤御匾,並因曾言雅好修佛,而得欽賜出家的結局。 

6

夫人-許亞芬飾

個性剛強,精明盤算的洛陽縣令夫人。郿道九的賢內助,個性可謂與郿道九互補,郿道九優柔、和順、隨意,郿夫人則果斷、剛強、精算,雖然如此,還是能順夫意從夫願而行止。 

評摘要

河洛提倡的"精緻歌子戲"並非一味的復古,意欲恢復傳統歌子戲,;而是力求創新,注入歌子戲之新生命,將歌子戲精緻化之理想推至巔峰。

-鍾雲鶯

從「天鵝宴」看到的歌子戲,不同博物館裡的高純度化石,也不同於氾濫成災的變調金光戲,傳統裡走出現代新意,值得人細嚼品嘗。

-黃富美

西洋有"天鵝湖",中國卻有「天鵝宴」。時代喜劇「天鵝宴」台灣本土戲曲降臨舞台,呈顯出特殊風貌。

-譯萱

高明的諷刺不在於其幽默及表面的含蓄,借古諷今,令人有自己遐想之空間,正是「天鵝宴」高明之處。

-李天祿

金鐘獎「天鵝宴」實至名歸,是寶石,既使棄置在垃圾堆,也掩蓋不了它的光輝。河洛歌子戲團的「天鵝宴」榮獲金鐘獎,正好不折不扣的印證了這句名言。
河洛呈現的作品保留精隨,是最道地、最基本、最具傳統風貌的歌子戲。

-紀子

諺解析 -張順情整理

做雞著筅,做人著拚-筅(chheng2),用腳挖扒。拼(peng2)設法謀生。做人必須要努力打拼才會有出息。

虎死留皮人留名-勸人在世時應該多行善,多做好事,不可作惡,以免遺臭萬年。

飽時整桌酒肉,不如枴時一杯止嘴焦-枵(iau),飢阻之意。嘴焦(tal),口渴。所謂「久旱逢甘霖」,適時的恩惠通常是令人感動不已的,即使是只有一杯水來解解渴,仍然是價比千金。心意還是重要的。

鱼還魚,蝦還蝦;水龜濫田蠳-還(hoan7);濫(lam7)。前一句意為凡事必須界限分明,不可混淆,與「一是一,二是二」同意。後一句則剛好柤反,凡事分得不清不楚,互相牽扯,劇中指的是「天鵝」和「田蛾」的錯亂。

和尚偷生子賴佛祖-即「牽拖」之意,將自身的過錯推到別人身上。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此句在告訴人們有時不應太過善良,需有點心機,才不會常被人騎在頭上,不得翻身,其善良無罪,平常的確應該以誠待人,但人心難料,適當的反擊有時是必須的。

烏紗若不黑,做官就土土土-此句爲雙關語,「黑」在此處爲貪贓枉法之意。當官如果不貪贓枉法,只會落得一敗塗地的下場;實在是非常諷刺的一句話,不過卻也有其真實性,官場的黑暗總是令人望之卻步!

歹年冬莫棄嫌,菜圃根罔咬鹹-莫((mai3)。此順口溜爲客套話,該年不一定是「歹年冬」,用來招待客人的東西也不一定是「菜圃根」,是極爲常用的一句生活用語。

錦被罩雞籠,象牙插豬鼻-罩(音ta3)。雞籠和豬經過錦被和象牙的裝飾之後都增色不少,不知情的人一不小心就會被亮麗的外表所蒙蔽,而沒有注意到兩者的本質。劇中用此話來比喻地方官府欺瞞上級,掩蓋旱災事實,造成民間「一牌兩價」的亂象,當然唐太宗的好大喜功也得記上一筆。

大水沖落低,船破海承底-承(音爲chhel)。承底,處理之意。此句話通常意指長輩幫年輕人處理善後,如同「海承破船」一樣。在劇中「海」指的是郿道九,在「頂司管下司」的壓力下,必須幫危得安處理善後。

城隍驚袍霑,掠水鬼來塞涵孔-霑(tam5),濕的意思。塞(音that)。涵孔(am1 khang1),進水孔。當事者往往爲了逃避責任以求全身而退,讓身邊的人變成替死鬼。劇中倒楣的郿道九就成了「水鬼」,幸好正直不阿的個性讓郿縣令安然度過劫難,危得安終究難逃法網。

後團隊

演出人員:唐太宗-唐美雲飾 楊淑妃-王金櫻飾 郿道九-小咪飾 郿妻-許亞芬飾 房玄齡-陳昇琳飾 危得安-尤崑飾
老院公-呂福祿飾 丫環-黃明惠飾 老闆-張德星飾 老闆娘-張素卿飾 乞丐首領-李曉明飾 乞丐副首領-孫鳳娥飾
製作群:製作人-劉鐘元 製作助理-方美蒨、林佩辛 藝術總監-曾永義 舞蹈設計-王湘瑾 總策劃-陳德利 舞台設計-吳國清 原著-陳道貴 燈光設計-鄭國揚 編導-石文戶 音效設計-穩立 副導演-閻循璋 服裝-金宏泰 國樂領導-陳建誠 化妝-張秀如 文場領奏-簡永福 梳妝-川菱假髮公司 武場領奏-王清松 幕後主唱-簡文秀、邱垂貞 舞台監督-柯銘峰